那些说好为我清空购物车的人,清空了对我的爱
2019-11-01 00:01:35
  • 0
  • 2
  • 0
  • 0

花儿街参考 · 出品

作者 | 林默,微信公众号:花儿街参考(ID:zaraghost)

每到双十一,被装修的溜光水滑的生活,都会为你揭开另一面的真相,比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以后的真相,都吓人的那种。

比如那些一脸淡定,念叨着断舍离的人,奇迹般地实现了手脸分离,不停往购物车里装东西。

比如那些天天说要花钱买时间的,最认真地在阅读民间智囊总结的双十一省钱指北。

比如那些曾经娇嫩如豌豆上公主的姑娘们,在购物车里堆满了奶粉和纸尿裤。

比如那些说要帮我清空购物车的,在看了购物车后清空了对我的爱。

比如曾经对老年血糖升高讳莫如深的我妈,在研究血糖试纸哪家更划算。

我以为,作为一个经历过十个双十一的人,在第十一个双十一到来的时候,我已经看尽人间变脸。

呵呵,我又单纯了。双十一总有办法让你上下嘴唇分离,下巴随着重力做个自由落体。

在天猫双十一的名单中,我赫然看到了CHANEL。

就是那个线下店的空间宽阔程度,让我有一刻怀疑,这个品牌来自东北的一线大牌。

那个位列一线大牌永不打折的CHANEL,在8月脱离了单一的奢华线下店、入驻天猫后,首次参加了双11。

我的一位女性朋友说,CHANEL变了,她再不是那个专卖店里不可轻易染指的宠儿。

女人啊,不参加活动你骂人家高冷,参加活动了你说人家变了,女人的嬗变真是连最嬗变的女人都不能忍的。

我劝我的这位朋友,趁着天猫双11,赶紧去买一本在打折的CHANEL传记,然后就会发现,CHANEL啥时变过,她一直就是酱婶儿的CHANEL啊。

1

很久很久以前,上个世纪初的欧洲女人们也是喜欢买衣服的。只不过姆们是一件一件买,人家是一座一座的买买买。

当时流行一种巴洛克审美,繁复的装饰,华丽的色泽,远远看上去就像一块块行走的蛋糕。

这块蛋糕里是紧紧包裹的束身衣,和蓬起的裙骨。穿上这身装备,保证你坐不好,吃不饱,走不远。

于是她们最主要的生活,就是在下午茶,穿成一块蛋糕,吃另一块蛋糕。

当小镇姑娘Coco刚跟着男友来到大都市的庄园,进入上流社会的社交圈时,她本可以借助这个阶层跃升的机会,穿成一块蛋糕,填满世界要她装满的甜腻奶油。

她没有。

她是个孤儿院走出来的小裁缝,她曾渴望衣衫给人以温暖。可坐在蛋糕们的下午茶里,Coco忽然明白了,繁琐也能让人走向隔绝的孤独。

她想做点儿什么。

当时贵妇们的脑袋上都顶着一个锅盖一样大的帽子,上面装饰着羽毛、水果,甚至还有小鸟、风车。

好像谁头上顶的东西越多,谁就越有权势,谁的裙子越大,谁就能称霸一方。这种杀马特式的审美,Coco实在不敢苟同。

她把买来的帽子重新改造,删繁就简,戴着它们出席公众场合,立刻圈住了一票粉。

没人能空手走出李佳琦的直播,没人能空着购物车路过Coco的帽子。

20世纪一片Veromoda中,骤然刮起了一阵MUJI风。

“她们的帽子根本无法把头套进去,我的帽子起码可以遮住耳朵。”

2

帽子只是一次从头开始。1914年,帽子姑娘正式涉足服饰领域。

女人的烽火燎原,都是从点燃大猪蹄子开始的。

凭什么只有男人能骑着马纵情驰骋,女人却得穿着厚重的裙子,把两条腿放在马背的同一侧,就像坐在自行车后座上。

凭什么女人要勒紧束腹,挤出乳沟,动不动就岔气儿,男人却能任由腰间的赘肉随风飘荡?

不,我不要你以为,我要我以为。

香奈儿把男士的套头衬衣,开襟毛衣引入了女装设计,把裙子变短,把衣袖笼口变高,方便女士们自由活动。

然后,她把当时认为不守妇道的裤装穿在了女人身上。

“这些剪裁简洁,偏男性化的裤装,就是希望女人们也可以跟男人一样自由地出现在街头、酒吧,甚至吸烟室。”

她设计出海魂衫和阔腿裤,打造出帅气的酷女孩造型,估计当初香奈儿的这张硬照跟2005年李宇春登上《时代周刊》的封面一样炸裂。

如果你此刻正因为天气渐冷穿上了外翻的樽领套衣,那也是出自香奈儿之手。

经典的2.55手袋起源于香奈儿决心用细链条来解放女性拿包的双手。

她用廉价的毛皮代替了法国东北部女人最爱的貂儿,她让女人们脱下繁复和艳丽,穿上了最自然的色彩,她用设计修饰廉价的物料,颠覆它们原本的质感,她还对整个社会的审美进行了一次“彻底洗脑”:华丽的反面不是贫穷,而是庸俗。

当上世纪的女人们拥有了穿着CHANEL的花呢套装出入写字楼的自由,这个世纪的姑娘们才拥有了装满购物车、自己赚钱买花戴的自豪。

屁股决定脑袋,而衣服决定你是谁。

3

109年前,Coco给女人带来简单、舒适、自由的服饰。109年后,CHANEL带着香水和美妆,走进了天猫商城。

她不再只是那个摆在专卖店里稀有、高贵、不可轻易染指的奢侈品。

CHANEL变了吗?

这不就是她吗?

她从来都是行业的反叛者,就像她曾经让崇尚绮丽奢靡的欧洲女人拜倒在象征着死亡,没有任何色彩却无比高贵的小黑裙下。

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法国时尚界,香奈儿曾被定义为一个为搏出位不择手段的三流设计师。

时尚大佬们一起酸溜溜在朋友圈转发《一战来了,香奈儿带领上流社会走进消费降级的寒冬》,“当钱包重新塞满金币,香奈儿就会被打回原形,自欺欺人的时尚将自动瓦解。”

时间给了一个答案,究竟谁是时尚,谁在自欺欺人。

上个世纪,有记者问玛丽莲梦露,“你穿什么入睡”。她说,I wear nothing but a few drops of Chanel No.5。

这个双11,CHANEL将在天猫预先发售新品,她选择让中国女人先CHANEL的法国老乡一步,实现口红自由。

而伴随着CHANEL的到来,天猫已汇集了全球26%奢侈品牌。

自由,不是冲破别人,而是如何面对自己;不是对过去的否定,而是对美好的释放。

是一个世纪前的姑娘,脱下身上的那块蛋糕。是今天的香水与口红,不再只摆在那光影考究的实体店。

香奈儿说,我的生活不曾取悦我,所以我创造了自己的生活。

贪财好色的花儿街致力于为大家带来更有价值的阅读。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花儿街参考(zaraghost)、作者,侵权必究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